<acronym id='d0sbr'><em id='d0sbr'></em><td id='d0sbr'><div id='d0sbr'></div></td></acronym><address id='d0sbr'><big id='d0sbr'><big id='d0sbr'></big><legend id='d0sbr'></legend></big></address>
    <span id='d0sbr'></span>

      <i id='d0sbr'><div id='d0sbr'><ins id='d0sbr'></ins></div></i>
    1. <tr id='d0sbr'><strong id='d0sbr'></strong><small id='d0sbr'></small><button id='d0sbr'></button><li id='d0sbr'><noscript id='d0sbr'><big id='d0sbr'></big><dt id='d0sbr'></dt></noscript></li></tr><ol id='d0sbr'><table id='d0sbr'><blockquote id='d0sbr'><tbody id='d0sb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0sbr'></u><kbd id='d0sbr'><kbd id='d0sbr'></kbd></kbd>
    2. <dl id='d0sbr'></dl>

      <fieldset id='d0sbr'></fieldset>

        <code id='d0sbr'><strong id='d0sbr'></strong></code>

        <ins id='d0sbr'></ins>
        1. <i id='d0sbr'></i>

          “強奸之都”的女人不狠不行!

          • 时间:
          • 浏览:14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有一部電影讓我等瞭很久。

          兩天後,與它同期上映的電影共有9部之多。

          但在這個時間點上,我最想先聊的還是它。

          《一個母親的復仇》

          Mom

          復仇,指代對仇人進行報復。

          在復仇這個詞義裡的仇人並不存在正邪之分。

          即便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依然會對給自己造成傷害的人進行復仇。

          而在《一個母親的復仇》裡。

          原本兢兢業業、細膩溫柔的生物老師戴維基。

          因一樁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的強奸案,而手刃逃過司法制裁的惡人時,相比復仇,十點君更願意稱之為是懲罰。

          本片改編自2012年印度震驚全球的“德裡黑公交案”。

          在那場案子裡,一名23歲的少女在一輛行駛於德裡黑夜的公交車上遭到慘無人道的輪奸。

          事發之後,這座城市也硬生生多出瞭一個惡名—— 強奸之都。

          因這起案件,紀錄片《印度的女人》與劇集《德裡罪案》誕生。

          這類現實題材電影,自關註男女平權的《摔跤吧!爸爸》口碑票房雙暴後。

          越來越多的被國內引進。(像是《神秘巨星》、《小蘿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線》)

          在《摔爸》之前,印度其實也從不缺少這類電影。(《自殺現場直播》、《喀佈爾快遞》)

          但現實真的因為電影改變瞭嗎?

          實際上愚昧的人依然愚昧,殘缺的制度依然殘缺。

          真實的嫌疑人接受采訪出自BBC《印度的女兒》

          而本片則直接調轉瞭鋒芒。

          既然現實題材無用,那它幹脆虛構一場精心策劃的謀殺案。

          不需經任何人的許可跟認同,筆直刺向罪犯的咽喉。

          「案件初發」

          剛年滿18歲的阿麗婭是個高中學生。

          而她的母親,確切的說是她的繼母,正是她班上的生物老師。

          課時,一個不學無術的混混同學正在給阿麗婭發色情短信。

          他滿臉竊笑,令人生厭。

          戴維基,也就是生物老師,在發現混混對自己女兒的猥褻行為後。

          憤怒地將他的手機扔出窗外。

          阿麗婭感到羞愧難當,而混混也怨念頗深。

          阿麗婭的父親是個成功的商人,也因此給瞭她優渥的傢庭環境。

          她充滿瞭青春期少女的任性與自傲。

          對繼母不屑一顧,隻有對父親才會顯露出可愛的一面。

          阿麗婭準備去參加一場熱鬧的派對。

          為瞭讓自己喜歡的男孩子註意到她,她精心打扮。

          也如願成瞭整個現場最為耀眼的存在。

          阿麗婭美艷,混混正在窺探。

          他邀請阿麗婭共舞,但卻被潑瞭一身冷水。

          這個惱羞成怒的人,聯合瞭自己的表哥跟朋友準備實施報復。

          夜裡12點30。

          派對裡人聲鼎沸,派對外漆黑陰森。

          阿麗婭獨自一人。

          3個男人埋伏在旁。

          確切的說是4個,那個本該遵守職務保障安全的保安也加入其中。

          4個成年男性,阿麗婭根本無力抵抗。

          她被拖到車上,遭遇毆打跟羞辱。

          最終尚存一息被丟棄在路邊。

          阿麗婭醒來後,本以為她的口供可以將4個犯人繩之於法。

          但法庭以阿麗婭血液裡含有酒精為由。

          將她的證詞全部推翻。

          最終因證據不足,4人當庭釋放。

          法庭恪守“寧願放過一千,也不錯殺一個”的準則。

          即便明眼人都知道,阿麗婭能清楚的指出犯案的4人是誰就已經足以說明她意識清醒。

          但法庭以證據至上,沒人能用一句“我相信她”或是“明擺著”來斷案。

          施暴者得以從這個空子中逃脫,受害者卻得不到一點安慰跟公道。

          這部擁有著復仇快感的電影,拋出瞭第一個問題:

          司法正義的量尺是否該絕對理性。

          「母親」

          阿麗婭因“輪奸案”被送到醫院時。

          母親驚恐無望,一步步挪向病床。

          眼淚止不住地流,雖掩著嘴怕哭出聲,但還是無法阻止悲傷情緒的外溢。

          堅信法庭能夠還自己女兒一個公道的戴維基。

          沒等到犯人的處罰通知,反倒眼睜睜看著他們歡呼雀躍地離開。

          她選擇不再信任法庭跟警察。

          痛苦萬分的女兒把一切罪過都推給她。

          推給那個把混混手機扔出窗外的老師。

          這與印度的社會遺留性問題不無關系。

          在印度,女人更傾向於責怪自己或是責怪其它女人。

          也就在戴維基最終決定對犯人實施復仇時。

          便已經分不清,這是因為對自己的愧疚還是對女兒不公待遇的憤怒。

          在印度的法律體制下,女性一直處於更為弱勢的地位。

          如果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那麼印度女性最終一定會以某種形式來謀求自己應有的權益。


          這裡就拋出瞭第二個問題,插手法律的世俗正義是否該遭到跟施暴者一樣的嚴懲。

          「司法正義與世俗正義」

          讓一個拿粉筆的老師最終舉起拳頭,實屬無奈。

          戴維基的復仇之路並非一帆風順。

          她也經歷瞭暗無天日的絕望掙紮。

          如果沒有另一個人的幫助,憑她自己,大概也隻能做到魚死網破。

          一個神秘的私傢偵探,不計酬勞跟個人安危地給她提供幫助。

          因為他相信神會保佑自己,相信母親就是絕對正義的代名詞。

          在這座外人眼中的罪惡都市裡,也有著充滿正義感的人存在。

          而且,他們的數量也許從來都不居於少數。

          私傢偵探的出手相助,幫戴維基實現瞭屬於她的世俗正義。

          而本該是正義化身的警察,卻成瞭她完成懲罰的最大阻撓。

          這點實在太過諷刺,而至於正義的天平應該倒向母親還是法制,電影有力地給出瞭它的傾向。

          我猶記得影片結尾時,警察勸她放下對準罪人的槍,要她相信司法的公正時。

          她那段絕望的獨白:

          沒有用的...... 一定會舊事重演...... 你根本無能為力一定還會發生一樣的事根本無能為力

          這段的觀感猶如風雨撲面。

          最終的反轉也給瞭這部電影相當強的情緒張力。

          催淚效果無需多言。

          反正哭就完事瞭。

          以暴制暴的電影很多,但像《一個母親的復仇》這樣的電影不多。

          她的控訴跟反抗都帶著一個嚴肅的世界性議題—— 印度女性。

          或者我們拋開這個議題。

          電影也給瞭一個母親得以手刃罪人的機會。

          讓她從原本的溫柔脆弱的樣子黑化成為復仇女神。

          面對四個暴徒,她步步為營,以一場場精心策劃的謀殺案來實施懲罰。

          那股暗狠狠的勁頭,足以給人大仇得報的快感。

          這讓我想起海報上的那句話:“正義到不瞭的地方,還有母親”。

          也隻有母親,能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力量。

          影片對母親的細膩刻畫離不開主演希裡黛玉的演技。

          要問她是誰?

          她被稱之為“寶萊塢最後的女皇”。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